鞍座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鞍座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爱情中数学难题《资讯》

发布时间:2020-11-20 15:56:20 阅读: 来源:鞍座厂家

-这是一道陷入三角恋中不可自拔,最终是以死殉情,还是死里逃生的数学难题。

前文提到的那位用爱情难题纠缠我的小女生,高中时代有个好友,名叫李华。她与班上的两个男孩儿秦兵和唐勇都很要好。他仨都是重点中学重点班的尖子生,平时三小无猜,只谈学习和志向,并不涉及男女问题。可是到了高三,人大心杂,加以一个最现实的问题迫在眉睫——高考志愿书该怎么填写?

秦兵向往合肥的科技大,唐勇欲考北京的清华。李华呢?难了,追随那位男士?报科大还是清华?与填报志愿俱来的是,被平时谈理想、论学业的欢声笑语所掩盖着的情感归属问题又浮出水面。

三位同学见面时话少了,一个个心事重重,想的都是难以启齿又心知肚明的问题。

男孩儿还是有较强的克制力,苦恼时还能发奋学习;只苦了爱冥思苦想、多愁善感的女孩儿,虽然高考在即,但总难把心思聚拢到书本上来。

她第一次直面爱情问题,竟把她吓了一跳。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类问题临到自己头上,竟然如此沉重、严峻和难心,一点儿也不像言情小说那样,洋溢着诗情画意。那突如其来的感觉,与将要临盆的产妇心态颇为类似,想到将要与另一个生命结成非凡的关系,她的灵魂在颤抖,心头交织着希望和恐惧。

同学们发现李华消瘦了。

由于临考前情绪的激烈波动,严重地影响了她的高考成绩,那年她以两分之差落在本科录取线之外。

公布高考成绩那天,李华晕倒了。平时一直名列前茅的好学生,怎能经受起如此严重地打击呢?

在老师和同学的百般劝导下,她终于向关心她的亲友们表态:“别担心我,我要好好地复习一年,争取明年考个好学校。”

这话只是为宽慰亲友们说的,其实她的真心话是:“放心吧,为了他俩,我不会轻生的,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!”

说来也怪,在高考失利的沉重打击下,她不曾想到死;可是当两个男友相继去外地求学后,一种“生离便是死别”的可怕预感,不时地袭上心头,尤其是当她幽居独处时,那死亡的暗影像火葬场上空的粘滞的浓烟挥之不去。这种不祥之兆,使她不寒而栗。

就这样,李华爱慕的两个男孩儿,都如愿以偿地考取了他们志愿的学校:秦兵进科大;唐勇入清华,只抛下李华苦熬着乏味地复读生活。

这一年,李华过得好苦、好累呦!除了整天翻动那些勾引起心头不快的书本外,她还牵肠挂肚地思念着秦兵和唐勇。

这两个男孩儿,并没有因为高考落榜而嫌弃她,相反地,身居异地遥相思念,使原本埋藏在心灵深处爱的火种炽烈地燃烧起来。两个男孩儿几乎同时寄来情书,甚至连情书的内容、用词和情调都大致雷同:他们赞赏她聪明伶俐,学品兼优;他们喜欢她温柔清纯,性情高雅;他们都发誓:非她不爱,非她不娶------

李华一遍又一遍地读着两个男友的情书,她的情绪像七月的天气变化无常:喜一阵悲一阵,笑一阵哭一阵。高兴的时候,她发疯般地在床上打滚,品味着被两个可爱男孩同时爱着的幸福;愁苦的时候,她紧锁着眉头,默默地忍受着决心难下的撕心裂肺的痛苦。对幸福的陶醉,是暂短的、虚幻的,而对痛苦的感受,则是长久的、真实的。

按着中国的传统道德和生活习俗,她必须在秦、唐两人之间做出选择。然而,一想到“选择”二字,她便感到切肤之痛。情感不允许她做任何理性思考,她对两个男孩都爱,哪个都舍不得。到底该怎么办哪?对此,她心里一点儿缝儿也没有。

万般无奈,她大胆地向亲友们袒露内心的苦衷,向他们讨教摆脱困境的办法。可是,她得到的却是无关痛痒的陈词滥调,什么爱情要专一呀,不要脚踩两只船哪,应该当机立断哪------还是那套“肚子饿了回家吃饭去!”的空理论;可是她的全部困难恰恰就在于无饭可吃(没有办法)!这不是硬把活人往死路上逼吗?

这一年高考,李华总算尽力了,临场发挥也还可以;但由于对前一次高考的失利至今还心有余悸,她的心总不托底。尤其是在临近发榜的日子,她整天疑神疑鬼的,一会怀疑这道题出错了,一会怀疑那道题出错了,以至于茶饭懒用、心绪不宁。

一天,她在街头散心,无意中走到一个挂摊前,便动了算卦之念。算挂先生见她形容憔悴、面带隐忧,便信口胡诌,说道:“人生在世,各人有命,八字造就,无法改更。姑娘啊,你的八字不好哇,学业难成就,婚姻多波折,你心比天高,但命比纸薄,人不可与命争,没有法子呀,姑娘认命吧!”

李华平时并不信算命打卦那一套,可是,在高考发榜之前忧心如捣的时候,有人说这么一番不吉利的话,对她的精神,不能不是个致命的打击。她越想越灰心,越灰心越觉得那挂灵验。

为了不让自己再一次面对“名落孙山”的奇耻大辱;为了不让自己面对两个心爱男孩儿的苦心安慰,她决定走上彻底解脱和逃避之路——当天夜里,李华喝了整整一瓶DDT。

李华死后第十天头上,家里接到一份来自上海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她的一双父母,在她骨灰盒前,以火“寄送”大学录取书时,直哭得昏天黑地、死去活来-----

“多么好的姑娘啊,就这么白白地死啦!”讲述者无限悲愤说。“老师您说,难道就没有免她一死的另外的办法了吗?”

我沉默了。

在沉默中,我想到了已故作家王小波的短篇小说《地久天长》中的故事。

这篇小说中的女主人公许红,同时爱上了两个男孩儿,但她不像李华那样,为两者择一而愁得要死,而是大胆藐视世俗偏见,勇于摆脱传统道德的羁绊,她在两个男士之间不做痛苦地选择,决定两个都爱,终生不渝。

李华在高中时是理科班的学生,我想她一定没有读过王小波的《地久天长》,假如她知道人世间还有像许红那样的敢于“地久天长”地爱两个男孩儿的姑娘,她肯定不会走上绝路的。

“说呀,老师,”她催促道:“您有没有搭救李华不死的办法呀?”

“李华已经不在人世了,再谈这个问题有意义吗?”

“有哇,您得知道,一个李华死了,还有成百上千活着的李华呢!她们也受着李华那类难题的困扰,正排队要跟着她去呢!”

“你可别吓唬我呀!有那么严重吗?”看来我不拿出点儿章程来,她是不会放过我的,我说:“办法还是有的,不过,不到迫不得已,比如,如你所说的,为了救命,不要轻易动用这种办法,因为那得忤逆道德的大不违、蒙受名誉的巨大损失!”

“咳呀,世上有什么比生命还宝贵的呢?只要能避免不该死的“死”,我看怎么做都不为过分!您说呢?”

“王小波在《地久天长》中,为人们解决三角恋难题开辟一个新途径。”

“什么新途径?是不是保持着1:2的格局不变?”她急不可待地问。

“是的,”我说:“不做痛苦的选择,也就没有难以选择的痛苦了。”

“这么说,您是同意王小波的观点喽?”她步步紧逼,看来这个鬼丫头非要我直接表态不可了。

“如果不做痛不欲生的选择,真的可以避免死心眼儿的李华们自寻短见,我想,王小波的观点不失为一种万不得已而为之的救命良方。”我唯恐被误解,导致她做错事,连忙做补偿:“常言道‘治绝症下猛药’,这是万不得已的办法,不到生命攸关的紧要关头,万不可轻易动用!”

“太好啦,真的太好啦!您真伟大!”她一疯狂起来,真有点吓人,我下意识地连退几步,以避免淬不及防的“袭击”。她连声说:“谢谢,谢谢您,问题终于解决啦!”

她得意忘形的失态,忽然使我感到其中还别有隐情,问道:“你如此激动,怕是并不完全为亡友寻找‘免死’的良方吧?”

“此话怎讲?”她问道。

“我是说,这里边有没有你本人同病相怜的因素呢?”

“不瞒您说,最近我也受到同类难题的困扰,”她收敛了狂喜,低下眉头说,显得特别诚恳。“爱情真是怪事儿,怎么像抽疯似的,平时像一潭死水纹丝不动,来一阵风就惊涛骇浪。男孩子也真可恨,说不来好像死得溜干净,以来就是一大帮。最近,我的行情看涨,连接几份订单,而且又都是优秀的那种,一时间弄得我怪难心的……”

“唔,是这样啊!那你打算在哪办?”我关切地问。

“我得好好想想,”她一下子严肃起来,“不过,请您放心,我不仅是个珍惜生命的女孩儿,而且还是个重视人生质量的女孩儿。我要让生命焕发出别样的光彩,我要让人生潇洒成一片辉煌……”

“啊、啊,这就好,这就好哇!”我随口赞赏道。

“放心吧,老师,我要干的事儿,只能让您感到惊讶和骄傲,决不会让你为我感到悲哀和可怜。您看着吧,说不定我比王小波还王小波呢!”说着说着她又疯狂起来了,“现在让我解决李华那类难题,我可有主意了,绝不动用数学上的减法。选个老实可靠的做丈夫,挑个活泼可爱的做情人,并把这个打算同两个当事人商量,如果有一方不肯就范,他就退出格局;如果双方都表示异议,那问题解决得就更彻底了。有言在先,公平合理,哈哈……”

对于她敢于迎接命运挑战的勇气,我欣赏;但对于当代青年疯起来就荒唐,又有几分担心。

去年,北京就有一位女青年,公然提出“嫁给黄世仁,找大春当情人”的谬论,为此,北京文学还开辟“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爱情”的专题讨论,本人也在那里发表一篇题为《终身大事,勿耍怪态》的文章,抨击“宁可坐在宝马哭,也不愿坐着自行车笑”的惊世骇俗的婚恋观。

在临别时,她再三强调,关于爱情的对话意犹未尽,约我有机会再谈。我答应下次会见时,把在北京文学发表的《终身大事,勿耍怪态》一文带来,请她过目。

盐酸赛庚啶片的功效及作用

精制冠心片的功效及作用

精制银翘解毒片的功效及作用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