鞍座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鞍座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不是不报时辰未到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44:59 阅读: 来源:鞍座厂家

(一)刀网阵

“看来有人想让你有家回不得啊。”看着眼前空旷的花园,我皱紧眉头。

“什…什么?你不要开玩笑。”躲在我身后的张力拉着我的衣袖害怕道。

转过身我冲着张力翻了个白眼:“你要是不信我,你叫我来做什么?闭上眼睛。”

张力将信将疑地闭上眼睛,我伸出食指按在他的额头,念道:“四方诸神,听我号令,天眼,开!”念完咒语后,我放下手,淡淡道:“现在张开眼睛吧。”

张力慢慢张开眼睛,看了一眼花园,吓得面色惨白,跌坐在地上。原本空荡的花园现在竟出现了九个黑影。

我冷笑不语。张力颤抖着声音问:“大师,那…那些黑色影子是什么?”

“那是冤魂。有人在你的花园里布下了‘刀网阵’,此阵是刀王余峻峰所创。该阵为九人一组,八人分站坎、离、兑、震、巽、乾、坤、艮八个方位,另外一人居中接应,以快刀攻敌,分进合击。如果你要是刚刚走进阵中,恐怕……”我一边从怀中掏出紫金铃一边说。

我绕着花园边走边轻轻摇动紫金铃,默念安魂咒 。刚完一半的路程,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朝我袭来,躲闪不及,我被这股力量撞飞了起来,我重重地跌落在地上。张力马上跑过来问我有没有事。

而阵中的冤魂同时将刀对准我和张力,嘶哑的声音回荡在花园里:“莫管闲事,莫管闲事。”

在张力的搀扶下,我踉踉跄跄地离开了这个地方,不过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离开……

(二)接受后的回忆

我自顾自地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放松自己的神经。

张力在一旁坐立不安。我看也不看一眼,因为我在等张力自己主动开口。

果真,不一会张力支支吾吾开了口:“小王,那个,怎么办啊?”

我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回答:“这事我帮不了,你自己解决。”“别呀,好歹是三年室友了。”张力一听我不帮他,急得抓住我的衣服直摇晃。“那你就把你隐瞒的事老老实实的告诉我。”我淡淡开口。

张力低着头沉思良久,终于声如蚊吟地说:“还记得雪怜吗?”

一听这个名字,我的脸马上拉了下来,阴沉得可怕。张力吞了口唾沫,打算继续开口。

“三年前做的事,你确定滴水不漏?”看着张力我眼中露出一抹凶光。

“恩恩,我用我的生命保证。”张力赶忙发誓。

沉默了会后,我对着张力说:“你先上楼休息吧,这件事我管了。”张力看了我两眼,就乖乖上楼去了。

瞧着张力的背影,我露出一丝不屑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思绪不经回想到三年前:

那时我还是大一学生,雪怜比我高一届,平日里我们是学姐学弟的关系,可实际上我们却是师兄和师妹的关系。

我和雪怜同是阴阳弟子,我比她早入门一年,所以在学习法术上我照顾她,在生活中她照顾我。我们俩个一直相处的很好,没让别人看出破绽。

可是,雪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本道书,书上记载着一种高超的法术,但需要一个阴年阴时阴月阴日的人在月圆之夜做祭祀品,这个法术才能实施。

雪怜禁不住诱惑,决定说服我一起尝试。但我却认为这不可信,所以就没同意雪怜的提议。可谁知,雪怜吃了秤砣铁了心,找到了具备祭品资格的人,就是我的室友张力。

当我觉察到的时,雪怜已经带着张力开始祭祀,出于无奈,不得已之下,我偷袭了雪怜,并杀了她。因为我知道要是不杀了她,她会继续这个残忍的祭祀,而我阻止得了第一次,却不能保证第二次。

我救了张力并威胁他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,张力无奈答应了,我找了一个极阴之地,画地为牢将雪怜埋了下去,目的就是为了锁住雪怜的魂魄。

雪怜的头七,我去祭拜,可没想到墓里竟然空了,坟墓的前方空地上只写着五个血字“我会回来的”。

(三)旧地重见

夜晚,我没有叫上张力独自一人到掩埋雪怜的地方。那里现在已经是平地了,是我亲手将泥土一锹一锹地铲进去填平。原本写着血字的地方现在早已长了杂草。

>>

我蹲下身子,将杂草一一拔去,轻轻叹了口气,刚要站起来,突然,我震惊地发现我动不了了。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面上慢慢浮出一个五芒星的阵法,我位于阵法正中央,阵法的五个角上都有一团黑雾。

该死,我居然中计了,亏我也还学习法术,心底忍不住咒骂自己不小心。我闭上眼睛,默念咒语,希望能从这个该死的束缚中解脱。

“没用的,别白费力气了。这个阵法是专门为你而准备的,为了能成功将你抓住,我可是试验了不下上千次。”清脆的女声从小树林里传来。

几团黑雾齐齐低吟,我瞬间被抬高,下一秒我被狠狠地摔倒了地上。现在我真是想动也动不了了,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叫嚣着疼痛,嘴角扯出一丝苦笑。

如银的月光洒在小树林上,一抹苗条的倩影从暗处走了出来,我瞪大双眼死死盯着这个女人。

“很意外,我没死是吗?”踩着高跟鞋的雪怜走进阵中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

我呆愣数秒后,大声吼道:“不可能,你分明被我……”

“被你杀了,是吗,师兄?”雪怜不屑地看着我,蹲下身子,捏住我的下巴,迫使我抬起头和她对视,“你难道忘了,我说过,我会回来的,现在就是我回来的时候。”
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我费力地开口问。

雪怜一把甩开我,冷笑道:“我想做什么,师兄难道会不知道?”

“那么你现在该回去了。”我站在雪怜的身后用小刀抵住她的背。

雪怜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的我慢慢变成一张人形符纸,咬牙切齿道:“看来,我小看你了。”

我笑了笑:“其实,你这个阵没有问题,确实可以把我束缚住。但是我一到这里就闻到了一丝死气,所以留了一个心眼,用符纸代替我,没想到还真有问题。好了,说吧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不就是你的师妹雪怜吗?”雪怜愣了一下,随即马上笑着回答。

我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:“第一,雪怜 那个小妮子从来不叫我师兄;第二,直觉。”

“哈哈,不得不说你真聪明,不过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谁。”低沉的男音从雪莲的嘴中传出。

我皱紧眉头,沉默思考。一时大意,雪怜看准时机从我手中逃脱,快速跑进树林。

我看着雪怜逃走的背影轻笑,其实今晚的收获挺大,至少让我知道三年前雪怜的尸体消失是有人故意做的。

(四)意料外的发现

第二天一早,站在张力家外,我深吸一口气,推开大门。院子里的刀网阵还是摆在那里。

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,这里是最后的希望。我仔细观察这个刀网阵,希望能看出些破绽,可令我失望的是我并没有发现什么。

我定下心神,走进阵中。爷爷说过,如果不了解阵型,那就进到阵中看阵心。

一把把尖刀对准了我,我不动声色闭上眼睛,继续往前走,我知道那些只不过是幻影,大概走了近半小时,我张开眼睛,锋利的尖刀不见了,四周空荡荡的一片。

我嘴角扯出一丝冷笑,这个阵从外面看上去是刀网阵,其实根本就不是,只是一个寻常小阵,虚张声势罢了。

咬破自己的食指,在地上画出一个五芒星,高喊道:“五星现,妖邪破。”

眼前的景物渐渐变得模糊,十多分钟后,一栋别墅出现在我的视野里。

房门前,我忽然停下脚步,皱紧眉头房子里怎么会有血腥味?

我敲响了面前的门,敲门声回荡了许久,可是没有人来开。我慢慢推开了大门,震惊地看着客厅,所有的家具上都涂满鲜血,天花板上鲜血一滴一滴往下滴。

越过客厅,我来到后院。院子里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张床,床上躺着的正是我的师妹雪怜。我脑中第一反应,以血养尸。

我从怀中掏出一道符,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去,生怕雪怜突然醒过来对我发难。不过,什么事也没发生,我将符塞回衣内,伸手摸上雪怜的脸颊,是温热的。

我沉默思考,可以排除以血养尸的可能,但不应该啊,雪怜已经死了三年了,就算尸身没有腐烂,那也会冰冷,可是现在……

>>

我一把拉过雪怜的手臂,撕开她的袖子,一朵黑色的雪莲印在手臂上,栩栩如生。这个印记让我确认她就是真正的雪怜,没有人可以仿造这个胎记。

那现在就只有另外一种解释了,那就是三年前我根本就没有杀死雪怜。但是,三年前,我确实把刀刺进雪怜的身体里了,怎么会?等等,那时我看着着雪怜从我眼前倒下,我太悲伤,并没有认真检查过尸体,也没有看到这个胎记,所以……

(五)祭祀之地

我喊了雪怜两声,雪怜并没有醒来的迹象,我重重地拍了雪怜两巴掌,雪怜还是沉睡着。 我愁眉似锁难开,手掌按在雪怜的额头,半晌后,我放开手,深深看了一眼雪怜,她身上的魂不见了,所以陷入沉睡。

我现在终于明白了,客厅的血的用处了,是为了防止雪怜的魂回到她的身体。通常情况下,魂魄是不会往这种血腥味太重的地方靠近。

那雪怜的魂会去哪里呢?不,应该说,那幕后的人想要雪怜的魂做什么?我头疼得揉了揉太阳穴,决定将这整件事的思路好好理一理。

三年前雪怜想用张力做祭祀品,可惜被我杀死,之后被我和张力埋了。七天后,当我再去看是,墓已经空了,地上有一行血字……

血字!我急得一拍脑袋,我怎么把这么关键的信息给忘记了:她会回来的。我冲出别墅飞快地跳上一辆出租车,在我的催促下,出租车很快赶到了我的学校。

一路上,不知撞到了多少人,但我来不及说抱歉,一口气冲到学校的后山。

气喘吁吁的我来到一颗槐树边,这颗槐树就是当年雪怜选择的祭祀之地。“槐”字里面有个“鬼”字,所以最容易招上不干净的东西,而这里也是阴气最重的地方,刚好符合祭祀之地的要求。

我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,绕着树干一圈一圈走着。突然,我发现槐树旁的草丛里,有一个闪光的东西,我弯下腰在草丛里翻找,很快我就发现了那个闪光的东西。

我将东西捡了起来,这是……我掏出手机,写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,短信的内容只有短短五个字:三年前,雪怜。

(六)遇险

张力胆战心惊地坐在我家的沙发上,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刹那,他第一时间冲上来抱住了我。

我一头黑线地推开了张力,张力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:“你一夜没回来了,我害怕。”

“怕什么?谁出事,你也不会有事。”我冷冷道。

张力像是没听明白我说的话一样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我没有回答张力的话,直接坐到沙发上。张力突然上来拍了拍我的肩,一脸笑嘻嘻的说:“当然啦,我是你兄弟,这么说你也不会让我有事的。”

我推开了张力的手,问:“你那最喜欢的戒指呢?”张力疑惑地看着我回答:“我送给我的朋友了啊。”

“是吗?那我怎么在学校后山找到了这个。”我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在后山槐树草丛中捡到的东西,放到了张力的面前。

“这个,不是我的。”张力的眼中闪过一丝慌张,可他很快镇定下来。

我冷冷一笑:“我记得你最喜欢在你的所有物上写上ZJ吧,这个戒指的内侧就有着两个字母。就算,有人和你一样喜欢写这两个字母,那么你告诉我你把你的戒指送给谁了?”

张力的脸马上就了拉下来:“你这是在怀疑我?”

“不是怀疑,只是想知道。我今天去你家了,知道我在你家里看到了什么吗?三年前已经死的雪怜,但是她并没有停止心跳,只是沉睡。这让我忍不住怀疑三年前,我到底有没有真的杀死雪怜。”我淡淡道。

张力意味深长地看着我。我继续道:“雪怜的手腕上有一朵黑色的雪莲的胎记,在你家的那个身上有,但是三年前,我记得你说是害怕,然后缠住了我,以至于我忘了检查那个胎记。”

张力拍了拍手掌,笑着道:“啧啧,真是棒的推理,不过有一件事,你一直没有想到。”

还来不及反应,一股劲风从我后脑勺袭来,剧痛过后,我的眼前一片漆黑,昏了过去。

>>

(七)最后的结局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被绑在学校后山的那棵槐树上,我努力挣扎起来,看看能不能挣脱。

“别白费力气了。你逃不了的。”张力看着我嘲讽道,我咬了咬牙没说话。

张力继续说:“其实你没说错,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。三年前,是我给了雪怜那本道书,不过那本是经过我修改后的。雪怜找的祭祀地不错,只可惜祭品错了,那个法术其实真正需要的祭品有两个,第一个是阴年阴月阴时阴日出生的女子魂魄,第二个是阳年阳月阳时阳日出生的男子的心头血。”

我心下一跳,这才反应过来,我们都被张力算计了。如果雪怜突然消失,那一定会引起我的注意,可要是按照他的计划,不仅没引起我的怀疑,反而让我成为了帮凶。

张力拿着一根针刺进我的胸口,面露贪婪,我强忍住疼痛,看着温热的心头血顺着钢针缓缓流进张力的嘴里。

一边吞咽我的血,一边拿出一个小瓷瓶摔倒地上,一团白雾从瓷瓶中飘出来,我知道那是雪怜的魂魄。

三分钟后,我面色惨白看着张力满意地舔了舔嘴角,转身开始吸食雪怜的魂魄。

一声声凄惨地叫声从白雾中传出,凄冷的月光照在张力的身上,突然,张力按住自己的心脏面露痛苦。

瞧着地上的张力,我嘴角扯出一抹轻笑:“忘了,告诉你。当初为了能提早入学,我故意说大了我的年龄,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是阳年阳月阳时阳日出生的男生。我猜,当你吸食我的血液的时候,你说的那个法术就已经开始了吧,你现在应该是反噬。”

张力疼得在地上打滚,七窍慢慢流出血液。不一会儿,张力停止了挣扎。

冷眼看着张力不甘的表情,我轻声道: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。”

(八)后记

“我们把这本书毁了吧。”雪怜提议道。

我扶着雪怜,点了点头。张力死后,我将雪怜的魂放回到她的身体。我们两个将张力的尸体埋葬好,并且替他超度。

雪怜将书撕得粉碎往天空中抛,我们两个看着漫天飞舞的纸片,都笑了。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