鞍座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鞍座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亚马逊FirePhone为什么失败背后的原因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03:56:13 阅读: 来源:鞍座厂家

由于 Fire Phone 的失败,亚马逊于近期重组了硬件部门,但贝索斯却表示,接下来将加大对手机业务的投资。短暂的损失之后强势崛起,这在亚马逊的历史上出现过多次,网络书店、Kindle、AWS 无一不然。这一次有些不同,过去资本市场对亚马逊的认可建立在他快速增长的收入上。而现在,亚马逊的收入增长已经放缓。历史是否还能重现?

Fast Company 的记者 AUSTIN CARR 采访了几十个曾经或者现在正在亚马逊工作的员工,还原了 Fire Phone 从项目成立到上市折戟的整个过程。本文编译自他在Fast Company上的文章。

发生了什么

2014 年 7 月,亚马逊发布Fire Phone。最初的定位是与 iPhone 竞争,合约机定价 199 美元与 iPhone 6 最低售价的合约机相同。但上市后销售惨淡。9 月,合约机售价降至99美分,不错,是美分。接下来,三季度亚马逊减计了 1.7 亿美元的账面价值,大部分都是因为 Fire Phone 的存货减值。同一季度亚马逊亏损 4.37 亿美元,创下历史记录。与此同时,亚马逊的收入增长也在放缓。

尽管手机业务开局惨败,但贝索斯一往无前的态度也没有太让人意外。回顾亚马逊的产品历史,几乎每一项核心业务都是先亏损后收益,在一片质疑中获得最后的认可。

网络书店创业时,亚马逊带着亏损之身上市,7 年后才实现盈利。2007 年 Kindle 上市后以亏损价销售,凭单一的阅读功能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内容生态圈。决定推出云服务时,亚马逊也受到一片质疑,但AWS已经成为亚马逊最具潜力的核心业务。

拿贝索斯的话讲,一直以来,亚马逊看重的都是远期收益。在收入高速增长的背景下,资本市场接受了亚马逊低利润甚至负利润的事实。成长期的企业往往都有这样的特征,高增长,低利润。可现在亚麻逊面临的新难题是,它的收入增速也在放缓。

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对公司目前的策略表示了怀疑,公司股价大跌。与去年初的高点 408 美元相比,已经跌落了四分之一。过去亚马逊因为推出新品而亏损时也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,只是最后总是以贝索斯的成功而收尾。但是评论家们认为,过去贝索斯是在用今天的亏损赌明天的收益。但这一次的不同之处在于,贝索斯偏离了公司曾经聚焦的业务。他们认为,贝索斯为了建立亚马逊帝国,不惜以它一直推崇的消费者体验为代价。

贝索斯的坚持

2010 年,大约在苹果发布 iPhone 4 的时候,亚马逊启动了名为 "Tyto" 的项目。随着移动互联网化趋势的发展,拥有自己的手机能够让亚马逊与用户之间建立更直接的联系。当时,消费者主要通过苹果和安卓手机接入亚马逊的网站。这给亚马逊的业务带来了潜在的风险。比如,消费者不能用 iPhone 上的 Kindle 应用购买电子书,因为苹果对这部分收入会有 30% 的提成,这会吞掉亚马逊的利润。

如何才能让用户放弃 iPhone,为亚马逊的手机买单?贝索斯认为,只有靠与众不同的产品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Tyto 团队做了各种尝试,包括:近距离非接触支付,免触控的姿势交互,能感应手握手机的压力并根据不同的压力大小实现不同响应等功能。还有非常炫的动态视角(Dynamic Perspective),可以通过摄像头识别用户的面部位置和面部与手机的距离,实现屏幕显示的 3D 化。动态视角还能实现体感控制,比如玩跑酷类游戏时,通过摆动头部便能够控制人物。

贝索斯从一开始就深入介入了产品的设计,他甚至被一些研发人员视为 Fire Phone 的超级产品经理。据说,在 800 万像素摄像头和 1300 万像素摄像头之间选择后者,就是贝索斯的决定。常常是贝索斯想到一些功能,产品团队就想办法用技术实现。

贝索斯非常重视动态视觉。他认为动态视觉之于亚马逊手机,就像当年 Siri 之于 iPhone 一样重要。为了在不佩戴眼镜的情况下实现 3-D 视觉效果,第一个难点就是面部识别,手机的摄像头要能跟踪用户的视线并相应调整呈现的 3-D 效果。第一批研发团队的领导者甚至因为没有完成这一任务而被撤换。最终,他们采用 4 个摄像头的方式实现了这一功能,但是却带来了严重的耗电问题。

贝索斯的坚持也不完全没有依据。2007 年 Kindle 上市前,当大家认为蜂窝网络会吃掉设备的利润时,是他坚持加上这一功能,这样用户只要联网就可以随时同步电子书。这一功能 Kindle 的热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Prime 会员免费两日达服务也是贝索斯强推的,它是使 Prime 大受欢迎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复杂的功能让手机的研发进度非常缓慢。2013 年,甚至推倒了 Tyto 项目已经做的大部分工作,重头开始。项目名从 Tyto 改成了 Duke,产品不得不推迟一年上市。他们甚至还准备了一个低成本的备用计划 Otus。

公司内部很多人希望亚马逊能先推出定位低一些的 Otus,因为它更符合亚马逊的品牌调性——高性价比。而且亚马逊此前在 Kindle、Prime 等产品上的成功都在于,低价甚至亏损卖产品,然后通过后续内容和服务盈利。

品牌升级失败

贝索斯想要的是一个像苹果那样有溢价能力的产品。要有高溢价,就必须让产品的功能足够差异化。贝索斯想要做一款高端手机也并非没有理由。许多资料都表明,一款具有溢价能力的手机能够重塑品牌,帮助品牌调性从性价比品牌向生活方式品牌过渡。

在The Everything Store这本书中,作者就提到过,贝索斯曾在自己的笔记中表达过让 Amazon 的品牌形象做一些改变的想法。他希望 Amazon 能够跟 Apple、Nike 或者 Disney 一样,让用户有爱,感到酷。他还认为,微软和沃尔玛没有让用户真正的爱过,所以这些品牌后来都深受其害。他还给“Cool”下了定义:

Risk taking is cool. Thinking big is cool. The unexpected is cool. Close-following is not cool.

所以亚马逊的手机应该代表着愿意承担风险、与众不同和出其不意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贝索斯一定要研发团队给手机加上Firefly功能。就在产品上线的前一个月,贝索斯还要求研发团队给 Firefly 功能加入油画等艺术品的识别功能。

可是,2014 年 7 月 Fire Phone 上市后,公司很快就发现,他们苦心设计的功能并没有受到用户的认可。媒体认为手机上的这些功能,特别是动态视角只是一些噱头,手机的工业设计表现平平,生态系统也令人失望。

从公司内部获得的信息,在公司降价之前,Fire Phone 一共只卖了几万台。直接导致了去年三季度巨额的存货减值。显然,Amazon 也没能成为一个像贝索斯期待的那样被爱的品牌。

探索者依旧

过去的一年中,亚马逊推出了 Fire Phone、Fire TV、Echo、一款新 Kindle、送餐服务、一项类似 Square 的支付业务Local Register。他还上映了至少 6 部电视剧。与过去相比,创新已经从仓储自动化、物流优化和降成本等领域扩展到了其他地方。

这引起了很多怀疑。在做流媒体内容平台的时候,是否有必要自己做原创电视?买了垂直电商 Zappos 和 Quidsi 是对原有电商业务的增强,但是有没有必要自营尿布?一个长期研究亚马逊策略的独立技术分析师 Ben Thompson 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。在亚麻逊收购了 Twitch 之后,Ben Thompson认为,再将亚马逊看做电商公司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尽管 Fire phone 已经输了一次,但贝索斯并没有放慢探索的步伐。已有的硬件创新仍然还有想象空间。比如语音识别应用 Echo,很可能在手机未来的迭代版本中加入。想象一下,如果有很多手机都安装了 Echo,消费者可以用这个语音搜索引擎来收索他们想要买的东西,那么 Google 的广告业务可能都会受到威胁。亚马逊甚至可以基于这一应用建立自己的广告业务。

但亚马逊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,它需要让投资人相信未来能够获得利润。去年三季报出来之后,股价大跌。如果继续下去,亚马逊就会失去创新的资本。更何况它的员工激励主要是靠期权,如果股票继续下跌,那么研发团队也会岌岌可危。

深圳工作签证出国

深圳代理记账网

工作签证代理

中山注册公司多少费用

相关阅读